▶  MUSIC
精·神·食·糧♪
以下CP長期廚:*Sieren@ITF,*喬西@JOJO,*克伍@大航海時代4,*亞赫。
……求同萌 BGM:意大利夏日 (´・ω・`) _(:з」∠)_ (●´艸`)ヾ

1525年 布鲁日港口码头

秋季。

此刻的北海上空,晴朗无云。广袤美丽有如丝绒毯的大气之下,吹拂着颇为怡人的南风,偶尔一阵,还会包裹着几缕从内陆飘来的淡淡酒香,微凉,湿润,芬芳,却又不会馥郁得令人闻而生醉意。

这么说来,的确又到了美丽的葡萄酿时节。如此诱人的空气,总能轻易撩起人心底浅淡的愁意。
赫德拉姆将自己的视线从那夜晚美丽的海域收回,下意识地拢了拢身上的外套。这边的气候并不如斯德哥尔摩那般平稳温和,时常出现的意外状况甚至常常让人措手不及。然而,正因为如此,对于海员而言,这短暂的缓和期就显得特别得令人珍惜。

水手们都因为劳累而各自沉沉睡去了罢。日间的工作量在这样的季节是巨大的,尽管整个舰队已经尽可能地募集了最大数量的人手。幸而,水手们的服从依然让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可也许这只是他们出于对于国家的忠诚而已,谁知道呢。曾在斯德哥尔摩港口以一艘船起航时的信念,以及出海时所说出的那一席激言,都已被水手们当成了精神动力一直牢记在心并因此陪伴他不断奋斗着。光这一点,对于一个舰长而言也好歹算是不大不小的欣慰了。

尽管最初的记忆浸润着无可摆脱的腥味。若非同伴们的支撑,他绝不可能走得这么远。清晰可见的碎片中残存着许多悲伤而又可憎的镜头,告诫着自己那便是失败的代价。当舰队航行于战后的血海之上,当他所见那些沉浮于冰凉海水中死去尸体无比痛苦的表情,那些支离破碎的甲板与半沉没船只触目惊心的伤痕……赫德拉姆有点烦躁地闭上眼,试图甩开那些染满鲜血的残肢在脑海里留下的水印。

所有的丑恶与不幸,却铸就了他北海之上无敌舰队的荣誉。这讥讽的事实究竟是警告,还是战争女神为了让他认清自己的使命而给予的特别眷顾?

“告诉我,格尔哈特……”烦恼令他不由自主地将意识攀向那唯一的依靠。那个一直伴随于身边并支撑着自己的的男人。
他的确是一个将忠实、能干、沉稳与坚忍极好地结合在一个身体中的优秀副官,是一个不断给予自己知识、希望、信心与力量的最佳伙伴。在赫德拉姆的眼中,格尔哈特丰富的阅历和严谨的处世,也许比自己更加适合担当舰长这个职位。可若是在他面前提起这个念头——即便是半开玩笑——他也会瞬时拉下脸来,正色地劝说自己打消如此可笑的想法。

“您不应该产生这样的想法。您才是舰队唯一的提督,唯一的总指挥官,任何人都无法代替。” 这便是令人语塞的格尔式标准答案。

“格尔哈特,你太认真了。你说,什么样的对象才适合严肃的你呢?”这之后,这种类型的玩笑经常成为二人私下闲聊时的主题。昔日单纯的师生情谊正在慢慢地腐蚀变质,或许格尔浑然不觉,可至少对于自己而言是如此。10多年的成长积累让他读懂了很多除了航海与军政之外的事,甲板上凝视他背影的目光中所流露的,已不单单是少年时代的憧憬和崇拜了。
他太贪心,比起单纯的提督与副官关系,他想要得到更多。

“提督!提督!”静谧的码头被突然传来的呼声所打破。摇曳着昏黄的路灯那端,一个褐发的年轻人匆忙地跑向港口边的提督,带着一脸着急。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下次不要选在这种时候,用如此大的声音叫喊,查理。”他显然对于有人来干扰他习惯的散步时间而感到非常不满。
“……”虽然有些诧异于这莫名其妙的怒意,尊敬提督的本能还是让查理按照惯有的礼仪向看似被烦恼困扰着的赫德拉姆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说吧……什么事。”
“是的,提督。那是才刚传来的消息。如果没有估计错误,不出半小时就有暴风雨会降临。您看是否要将停泊在外港的船只拖入内港呢?”
暴风雨?该死的,这天气真是说变就变。赫德拉姆看着天边逐渐增多翻卷的云层。海风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方向并强劲起来,银色的长发层层被撩起,周围的木板也开始挣扎着发出吱嘎作响的扭曲声。
“跟我来吧。”在这种时刻发生这样的事可真够麻烦的。
“对了……格尔哈特先生正在旅馆等着您呢。您看我,都差点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格尔有事要找我商量……?”
“是的。他叫我来带个信给您,让您尽快回去旅馆找他。”
“查理……谢谢你了。”银发提督的脸上泛出一丝抱歉的神色。
“啊哈,您说什么呢!这里事就请交给我吧。”查理手忙脚乱地收拾完随身携带的工具箱,迅速地跳上码头边的木板,往外港跑去。

布鲁日的夜晚,并不如斯德哥尔摩那般繁华热闹,居民们大都早早地进了屋子,宁愿把秋日的寒意连同纷争一块儿关在房门之外。从港口回去旅馆的这一路上,赫德拉姆几乎感觉不到任何应该属于这个收获季节的喜悦之意。

“先生,您可回来了。您的衣物已经我已经吩咐人送到房间了。”旅馆老板是个上了年纪的和蔼妇人,虽然有些絮絮叨叨,却也还算是挺好相处。“先生,最近伦敦的克利福德提督好像在这里散布您的谣言呐。不过,我们这边还是决定相信您的实力。唉,您说说,如果这个季节没那么多麻烦事,后园儿的葡萄也该会长得更好些。”
“谢谢您。”在向无奈的老太太微微点头致意之后,赫德拉姆缓缓走向自己的房间。
克利福德……这个男人,虽然与自己有过数次书信上的礼仪性接触,但是面对面的正式交谈,却还是零。无论如何,从他抢夺市场占有率的手段来看,的确应该如传闻中所说的那样,是个狡猾的厉害角色。 “格尔,如果是你的话,会选择在这种情况下和他交战吗……”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无论烦恼也好,快乐也好,站在格尔哈特的角度想问题几乎已经成了他的一种习惯。
这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种可怕的依赖感。他轻轻地靠在木门上,无力地想到。

“我想不会,提督。”熟悉的低沉嗓音蓦然从身边响起。

“啊,格尔。”赫德拉姆抬起头,湛蓝的眼中带着一丝惊讶,“你怎么会不在房间里?不,我的意思是,查理说你让我来旅馆的房间找你。”
灰褐色发的男子有点好笑地看着他眼前显得言辞无措的提督。房间里对着灰色地毯的兀自等待令他有点失去耐心,不过却没想到会在出来寻找时不小心撞见他这许久不见的孩子模样。
“提督,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正想着和您商量一些事情。”
“恩,请进。”赫德拉姆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思绪,打开身后的门。
但愿他不会太介意自己刚才傻乎乎的举动,他心想。

>>阅读03

0 |  0 |  420

Trackback is closed.
Your comment is the critical success factor for the quality of blog post ..



 
Bold Italic Underline Strike Line Insert URL Insert Mail Link Insert Quote Block Insert Image Show or hide Smilies
 
|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