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USIC
精·神·食·糧♪
以下CP長期廚:*Sieren@ITF,*喬西@JOJO,*克伍@大航海時代4,*亞赫。
……求同萌 BGM:意大利夏日 (´・ω・`) _(:з」∠)_ (●´艸`)ヾ

布鲁日的旅馆主体虽然并无建设成很大的规模,但在一些细节之处,依然可以见到旅馆主人的用心。朴素的细花边墙纸只是墙上唯一的装饰了。房间内尽管只有些普通的雕花桌椅,铺着干净床单被子的木板床和廉价地毯,可整体的摆放相当地体贴讲究。

“格尔。”赫德拉姆转身从橱柜中取出两只玻璃杯,“你是不是,为了克利福德舰队之事在担心?”
格尔哈特微微颔首,双眼注视着因红色液体的注入而镀上一层奇异金的高脚杯。
“提督,关于刚才您所考虑的问题,我认为,现在不但不要与之开战,而且……”他把接过的杯子轻轻重放回桌边,“还是缔结联盟比较来得妥当。”酒香淳淳,可是现在他却毫无品尝的心情。
“哦?难道你认为,已经将这片海域差不多平定的我们,已经被称为北海无敌舰队的我们,还需要害怕他的舰队么?”
“并不是这样,提督。”格尔哈特站起身。每当情绪开始激动,他就习惯性地以标准的军姿站立与人对话。
“格尔,我知道,你的脾气又上来了。没关系,慢慢说,我都听着。”对于这点早已习以为常的赫德拉姆微笑地看着他。格尔会有这样的表现,完全因为他是一个太职业化了的军人。想到这一点,自己的心就会隐隐为他心疼。
“谢谢提督。”格尔哈特灰绿色的眼睛里闪过一抹被理解的感动。

“舒派亚商会虽然暂时已经被我们压制在汉堡的港口,濒临解散的危机,但是他的背后是曾经强大到可以吞噬整个丹麦王国军队的汉撒同盟,我们绝对不可能,至少,目前还不能轻易相信他们这么快就会被我们消灭。第二点,克利福德的背后支撑的是拥有强大财力和兵力的英国王室,所以,现在还不能单以舰队的实力大小来判定谁输谁赢。”
“我明白,可是,我也有担心的地方。”赫德拉姆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若有所思道,“若是我们放任克利福德军以这样的速度壮大下去,难保哪一天我们在南特或者更遥远的地方做生意时,他会派出分舰队来攻打我们的地盘,甚至是,斯德哥尔摩。要知道,瓦萨登基才二年,我们根本没有足够的防御实力和财力去阻止他对城市的破坏。”若是真发生那样的情况,辛苦打下来的基础,等于全部毁灭。那时候的瑞典又将面临被虎视眈眈的大危机。

“提督,关于这一点,您大可以放心。”格尔哈特显然是有点松了口气,“英国方面,目前是不会分心来攻打瑞典的——有法国牵制着他。只要我们不把舒派亚商会全灭,然后与克利福德舰队缔结同盟协议,这样平稳的局面应该可以维持一段时间。”
“你的意思是,趁此机会出北海去发展,先强大自身的实力吧?”
“一点都没错,提督。”格尔哈特的眼里露出赞许的神色,只有不断的强大才是真正最根本的原则,“目前基本在北海的任何战争都会对斯德哥尔摩产生负面影响。毕竟,这里太小了,没有足够的支持,还不够我们发展到所需要的地步。”
“那么,你觉得,地中海目前的局面,还容得下我们北海的舰队再去插一脚么?还是,我们应该绕过地中海,到更远不着边际的非洲去发展?”
“不对。地中海距离太近,非洲又隔得太远。”格尔哈特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淹没在雨雾中的城市。若是在这种时刻去地中海抢夺这些狮子口中的肉,毫无疑问会被他们以狂风暴雨之势赶出那肥沃的地盘。
“难道你指的是……新大陆?”赫德拉姆抬起眼,眸子中写满了惊讶,“那岂不是要冒更大的险?了解未深的大陆,漫长的航线,况且,西班牙不是先一步在那边建立了根据地么?”
“新大陆对于他们而言,也是一块未开发完全的宝地。而且,请您不要忘记,这块大陆,原本不属于他们。”计划完善的心情,果然是相当得舒畅啊。赫德拉姆的每个疑问他都有周全地考虑,要不然,自己怎么配得起这个副官的职位呢。
“哈哈,格尔哈特,你果然都已经想好了啊!我完全明白你的意思了。利用新大陆并不稳定的人心发展我们的势力,只要占据几个港口,我们就可以完全在那边站稳脚跟,并且,依靠建立后与北海之间的航线汲取更多的财富。没有错吧?”
“我为能有这样聪明的提督而感到荣耀。”格尔哈特满意地回转过身,“不过,北海这边,我们最好考虑先用分享市场占有率的方式让克利福德舰队应承与我们缔结同盟协议,要知道,聪明的男人一定不会做毫无利益的事情的。”
“聪明的男人……哼,只好这样了,布鲁日……前提就以布鲁日的50%作为交换条件吧。”适当的牺牲,是为了得到更大利益作为补偿。
“提督,我想您的退让必定有回报。瓦萨陛下是万分信任你的。”微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离开摆放酒杯的木桌,缓缓朝他走来。
“是的……我想是的。”赫德拉姆叹了口气,望向窗外依然未曾停止失控的天空,“忍耐是必须的,是必须的。”
“提督?”格尔哈特担心地看着他的侧脸,银色的长发微微颤抖,好似隐忍着未告知的痛楚。

“格尔,你有想过我们的将来吗?”
“将来?……提督您的将来,一定伴随着荣誉与勋章,财富与权力。这是毋庸置疑的。”
“你呢?”
“而我会一直陪伴着您,就像现在一般。”可是灰绿色的瞳孔为什么会带有些微的失落,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请不要一直用提督或您称呼我了,格尔。”赫德拉姆忍不住蹩起了眉头,”赫德拉姆,赫德。就像你称呼年少时的我一样。”
“……对不起,这点我做不到。”
“为什么?”
“军人有军人的礼节,您是提督,我是副官。”
可这种回答只会更加加深他眉心的阴影而已。
“你就不能当我依然是那时的我,而不是这种上下级的关系吗?”
“可是您已不是当时少年,我也不是当年率领海军护卫队那个意气风发的提督了。”格尔哈特冷静地回答。
“那与称呼有关系吗?格尔,什么时候你也开始学会找借口了?难道这也是你需要我向你学习的一部分?”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样的格尔哈特,压在心底的火气与不耐就会如沸腾的水气一般,按捺不住地层层涌上。

“……”
“对不起,阿迪肯,我太失礼了。”惊觉自己的失言,赫德拉姆好不懊恼地抓着自己的银发。蠢货!究竟说了些什么。

“没关系。我没有任何责怪您的意思。”格尔哈特轻声宽慰着几近失态的提督,“我想,您应该需要休息了。若没有别的事,请允许我先行告退。”
不管怎样,想法之类属于太复杂烦琐的私事,还是不要放到台面上扰乱他的思维罢。

实在是混乱的一天,需要时间整理,如此之多需要思考的事……每当此时,他就会开始对这个海军总指挥官的头衔表示起莫名其妙深刻的痛恨。若非公事的捆绑,他一定会老实到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感情一古脑儿招出,然后带上他该死地离开这满是不安和海盗的鬼地方。
“出去吧……好好休息。”
“您也同样。”
门被关上的一瞬间,赫德拉姆终于颓然地将自己扔到了床上,湮灭在一片黑暗里。

“赫德拉姆……”放开紧握的手掌——那上面已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自己居然没发现,早先那些玩笑背后的预谋;原来自己居然没发现,其实已对他滋生的不可割舍的感情……
这只是实现不了的幻象而已。格尔哈特自嘲地苦笑。对于驾驭自己的生活,他甚至已经失去了想要去操舵的念头。这样一个不合格的男人,除了只能帮助提督打点公事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呢。那些不切实际的浪漫念头,不该属于自己。那么,就该让它消失在这儿,永不再增添任何困扰吧。

但是,唯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他会守护着他的提督赫德拉姆,为他而战,为他而亡。

这一点,他敢用永携于身的荡寇双刃剑,以忠于这浩瀚之海的名义,对天起誓。

>>阅读04

0 |  0 |  406

Trackback is closed.
Your comment is the critical success factor for the quality of blog post ..



 
Bold Italic Underline Strike Line Insert URL Insert Mail Link Insert Quote Block Insert Image Show or hide Smilies
 
|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