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USIC
精·神·食·糧♪
以下CP長期廚:*Sieren@ITF,*喬西@JOJO,*克伍@大航海時代4,*亞赫。
……求同萌 BGM:意大利夏日 (´・ω・`) _(:з」∠)_ (●´艸`)ヾ

两日之后,柏格斯统商会以分享布鲁日的市场占有率为条件,换取了英国克利福德舰队提督的亲笔信:同意结盟。瑞典与英国的盟约,使得周围企图挑起战端的国家暂时放弃了再次夺取瑞典政权的念头。至此,北海的经济情势暂时获得了微妙的三角平衡。

一周后,整修一新的柏格斯统商会舰队驶离了南特港口,正式开始他们首次未知遥远的新大陆之行。

一个月后

“提督!提督!发现了发现了发现了,发现了!”午后的舰长室半边都充斥着灼热的阳光,令人昏昏欲睡。赫德拉姆合起航海日志放回桌边,正想靠着椅子小憩几分钟,却再次被这还未听闻实质的消息刺激地振奋起来。
“发现还未被占据的城市了吗?”一个月多月的航行,托着风向的福,到达新大陆的时间比预期的早了一个星期。可是令人恼怒的是,连同圣约翰,圣多明戈在内的中等城市都已经毫无遗留地被新大陆的两位总督大人占领了。于是无可奈何地只得继续南下寻找新的落脚点,同时不断保证确认着舰队避开了对方的耳目。这又将近一个星期躲躲藏藏的航行,已经快把他逼疯了。他甚至有过这样的想法,若是发现了新的城市,他会毫不在乎地拿出所有的财产投资商业投资武装,然后痛痛快快地去海上与他们打一场。

“不!在沿岸的陆地上发现了新的粮食和水!大量的!”身材健壮的水手气喘吁吁地报告完这个消息之后,顿时全身瘫软在门外的甲板上。
“……”赫德拉姆丧气地重新坐回椅子。不敢靠港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保障自身的隐蔽性。可是,目前水手们正忍受着饥饿与干渴的折磨,如果再继续这样的航行,恐怕连自己都会……

“快把他送下去休息。另外,分派几个水手去修理昨晚暴风雨过后的船体损伤,其余的人负责将获得的粮食和水重新进行分配。对了,换一个了望手继续观察陆地。”例行地下完命令,他有点赌气地走回自己的休息室。“两个小时之内,除非有新城市的情报,否则不要打扰我。”
“好的,提督。”曼努埃尔接过指令,准备继续忠心耿耿地去履行他的职责。
“等等……”
“还有什么需要做的吗?提督?”
“叫……让格尔哈特先生到我的休息室来一下。”
“没有问题。”

一个月没有外交事务的生活,几乎让他躲了一个月。白日躲在房内不闻其声,吃饭时间不见其人,只有在大家基本都入睡之时,才能听到他房门“吱呀”被打开的声音。偶尔透过窗子看到他一人在甲板上吹着海风,也不能明白他到底想了些什么。

不管怎样,也该出来透透气了吧。

“可以进来吗,提督?我是格……”
“当然。”赫德拉姆抢先一步打开房门,颀长的身躯倚靠在门边,仿佛已在此守候了许久,“请进,阿迪肯先生。久未相见,我准备了酒,正等着您呢。”

手指向的桌面上,铺起了红的细绒桌布。上面摆设着两份银制餐具,以及几盘简洁美味的食物。这样的布置方式,不禁令他想起了二人在离开斯德哥尔摩前一直保持的相似的用餐习惯。
“很抱歉,可惜没有那时的咸鲱鱼和Brannvin。不过我想,好歹还是可以享受一番的。”
“提督,这种时候,我们在这边饮酒闲聊,似乎有点不太妥当。”看着眼前的赫德拉姆,格尔哈特不太满意地皱起了眉,但耿直的本性又让他不得不地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哈哈,有什么不妥当之处呢。就算即将遇到灭顶的大灾难,也应该在死之前把肚子填饱吧。”
“提督,您这是什么意思?”这可真是听了让人窝火的话。
“……没什么。”赫德拉姆兀自在酒杯中斟入1/4的液体。
“如果没什么紧急事的话,我想,我还是先去看那些水手的情况比较好。”左右也是生气,不如不面对。作为他的副官,格尔哈特相当恼怒于这种消极奢靡的思考方式。

“不准走!”身后传来的嗓音明显地带有了一丝质问的怒意。“格尔哈特,你这算是在躲我吗?这么些天来,你一直这样!”
“是正常人应该都会做出像我这样的反应,提督。”
“很好。正常人会在一个提督命令他到提督所在地时犹豫个10几分钟才过来,正常人会在一个提督邀请他进餐时莫名其妙地拒绝!格尔哈特,这真是太棒了。”
“请原谅,走路是需要时间的。”
“我可不认为我们房间的距离需要你磨蹭个10分钟才到达这儿。”
“对不起,我,我正在睡午觉。”
“哦?你什么时候有睡午觉的习惯了?看来我是越来越不了解你了。”赫德拉姆眯起眼睛,耐心地等待着这个严谨却笨拙的男人如何一步一步破坏他这本已漏洞百出的借口。

“提督,您到底想说什么。”挣扎了半晌,他终于放弃再度争执这类无聊的问题。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发现赫德拉姆在说服力上有了质的飞跃。还真不知道应该是高兴还是懊恼。

“请坐下吧。”赫德拉姆轻叹了一声,“请相信我,我的确是真心诚意地邀请你一起用餐的。”
看着这样的赫德拉姆,格尔哈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全然不受意志的使唤。僵硬地转过身,他只得再次落座于那张令他觉得不自然的桌前。

“谢谢您,提督。”相当不习惯这样被招待着。毕竟,即便是以前的共同进餐,也通常是当时的银发青年放下提督的身份,兴高采烈地跑来自己的家中充当被招待的那一方。
那时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同样的壁灯,同样的手工绒布,同样的餐具,同样的主角。
只可惜此刻的他,已全然没有了那时用餐时的心情。

“船上的水手们,因为许久未见熟悉的港口,已经快崩溃了。”
“我明白。这一个多月的航行,的确让他们过于辛劳。”这难道才是一直困扰他的问题?格尔哈特绷得紧紧的神经末梢稍稍放松了一些,心底却又泛过一阵说不上来的失落感。
“不!我不是指这些!”赫德拉姆的脸上写满了不安,连平日美丽的银发也仿佛失去了光泽,“格尔,你说……我们就这样,会一直这样寻找下去,直至粮食与水全部耗尽,船员都死去么?说实话,我真的受不了了。” “如果,提督在为这个问题烦恼的话……”格尔哈特放下叉子,让自己看上去尽量像是松了口气,“我想,应该很快就没有问题了。”
“刚才从陆地上回来那个水手对我说,他已经向当地居民打听了附近的相关情报。并且获得了消息。”格尔哈特顿了顿,拿出一块手帕捡起地上的食物碎片。
“只要我们继续沿岸往西南航行,就能到达一个偏僻的城市——伯布南哥。那边,是新大陆总督们伸手所未及的地方。也可以说,就是提督您在新大陆的起点。”
“什么……西南……伯布南哥……”赫德拉姆机械地整理着刚才所听到的几乎可称得上是骇人的关键词。
“没错。”

“提督!提督!这次是真的!!!真的发现城市了!伯布南哥!伯布南哥!提督!!没有船只或者任何投资者的迹象!我们终于可以进港啦!”了望手兴奋地从船桅顶端喊话下来。“南纬7°西经34°!!伯布南哥!”整条船的水手们,一个连一个地接力着传递这条信息。当声音传到休息室之外时,外边已然为之一片沸腾了。

“您瞧,这就是了。”欢呼的声音震得桌上的酒瓶都在微微颤动。这是多么好的证据。

>>阅读05

0 |  0 |  435

Trackback is closed.
Your comment is the critical success factor for the quality of blog post ..



 
Bold Italic Underline Strike Line Insert URL Insert Mail Link Insert Quote Block Insert Image Show or hide Smilies
 
|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