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USIC
精·神·食·糧♪
以下CP長期廚:*Sieren@ITF,*喬西@JOJO,*克伍@大航海時代4,*亞赫。
……求同萌 BGM:意大利夏日 (´・ω・`) _(:з」∠)_ (●´艸`)ヾ

令人意外的是,新大陆的情况,远比他们所想像的要复杂得多。尽管二人同时进行了将近3小时的奔波,可从他们所能收集到的资料来看,得到的内容并不比他们自行考虑的内容深刻多少。
“至少……目前可以看出,埃斯康特和玛尔德纳德确实是在进行激烈争斗,他们的战争,应该会在不久之后爆发。”格尔哈特在第5次反复研究完纸上有用的情报之后,终于向他的提督汇报了他所得出的这个结论。
“这个答案,不是我们在来之前就预料到的吗?”赫德拉姆停了下来,轻叹口气,“看来不接近他们的中心,还是无法获得更为详细的资料的。”真是无奈的局面。现在所能做的,还是只有先把这个新大陆唯一的残留之地发展起来。
“一点也没错。”

懊丧地行走在从市场通往广场的路上,赫德拉姆全身充斥着快散架的无力感。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将整个下午的时间全花在休养生息上。
休养生息……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格尔哈特,怎么样,今天晚上我们就去放松一下吧。”豁然开朗,他决定暂时抛开这些令人烦躁的问题,享受一下这边的风土人情。
但是,后者明显不能理解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格尔哈特怀揣着文书,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提督。
“怎么了,格尔?为什么用那种眼光看着我?难道你怀疑我有什么邪恶的意思?哈哈。”没想到他居然会露出这样意料之外的可爱表情,“听到了广场上的喧闹声没有?只不过想加入他们——或者,仅仅只是参观——说不定能让心情变得更舒畅一些,怎样?”
和那些居民一起跳舞?这仿佛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
“不了,提督。谢谢您的好意,不过比起广场上的舞蹈,我觉得还是整理这些文书更加适合我。”他无论如何还是接受不了这些太过于热情的肢体语言,“至于邪恶……我想,以提督您这样的年龄、外表和气质,若是有若干个年轻美丽的姑娘陪伴着您我也不会感到特别奇怪。”
“是么?格尔哈特,你又一次这样地拒绝我委婉的邀请。可是我并不希望什么美丽的姑娘,有你陪着我,这就很好了。”赫德拉姆摆出一副伤心委屈的表情。自从经历了旅馆中的难堪之后,他决定换一种方式,以缓慢的渗透,让这个一板一眼的男人了解自己的感情。
格尔,希望你听到这句话不会有太激烈的反应才好。
“……好吧。如果您执意的话。”格尔哈特低着头认真考虑了几秒,竟然出乎意料地答应了他的要求。
赫德拉姆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谢谢你,格尔。”
不过,我可不敢保证在中途是否会离开。格尔哈特在心中暗自地补上一句。
自从离开自己的舰队之后,他有多久没有为这种类型的社交性问题费神了呢。哎,还真是伤脑筋的事。

渐浓的夜色漫过整个街面,二人就这样心怀异意地走在通往彼端广场前的小路上。
这条由窄至宽的狭长街道,出口微微倾斜于东。斑驳的墙上,不时可以看到调皮的孩子用石头在上面刻画出的白色的帆船。偶尔路过零星点燃灯火之处,还会有好奇的居民从巷边的矮房之内探出头来,细细地打量来自异国的客人。
“西班牙的帆船。”
“嗯……”
似有若无的对话间,他们已经接近了街道的尽头,前方的路慢慢开阔,逐渐地,眼前的火光也开始显得刺眼起来。再往右迈出几步,到达转角,一幅盛大的宴会画卷便立刻跃入了他们的视野。

这是一场被决定盛开于夜晚的祭祀舞会。
人们的头上戴着插着各色羽毛的头饰,以自己的美丽装扮着整个地面。不同以往所见于欧洲的各类社交界舞会,这里的广场上弥漫着嚣张的感官激素。空气的每个细胞的透着诱惑的成分,没有压抑,没有世故,毫无拘束。从白天的典礼,延续到晚上的舞会,热闹的情绪却丝毫不见减少的迹象。
参加舞会的虽然大都是这边的原住民,但是,远离争夺中心区域的民众们,显然对于他们的造访没有相当大的抗拒感。人群的间隙中,偶尔还可以看到同样也被涂抹上了彩的柏格斯统商会的水手们欢乐的身影。周围的居民们不断从楼上抛洒下新鲜的的水果与花束,让食物的香气,海风的味道与火的热情交织在一起,汇聚成一股子不可思议的兴奋剂。

光是看着这样的情景,格尔哈特的额头上就已经冒出了微微的细汗。他不自然地轻扯着自己的领口,试图以此汲取更多可以呼吸的自由氧气。只是,平日贴身合体的军装此时毫不配合地束缚着他的身体,火的燥热感令他本能地朝后退去。

“啧,这还真是有些兴奋过头的场面。”橘色的光映在赫德拉姆银白的发上,散出零碎灰红色的光晕。斯德哥尔摩城外的农园也经常会举办盛大的乡村舞会,但从来不曾出现这种混乱与缤纷的共存的奇特画面,至少,他本人的确未曾亲眼目睹过。

“提督,您是否改变了主意呢?”格尔哈特敏感地察觉到他抵触的反应。
赫德拉姆并不是一位天性浪漫的艺术家,也不是一位热爱人文的人文学家。在自己看来,严谨如他,必然不会去做这些有失身份的事情。

“你又在猜我的心思,格尔哈特。”赫德拉姆转过身,看着他泛起暗金色的双眼,“难道,你觉得我会是那种会随时推翻自己的提议的人吗?”
格尔。我可不会让你如意地跑回旅馆,然后再对我来个闭门羹。

“噢,是吗。”格尔哈特迎向火光的眼睛忽然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那全由您决定,提督。”
“不过,如果您不改变主意的话,要跑可就来不及了。”

一阵高过于背景声的嬉笑从近距离的背后传来,赫德拉姆还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就被一双手牢牢地扯住了外套的衣角。
“是谁?请放开你的手!”他恼怒地回过头,试图摆脱那令人厌恶的钳制。
正对上他视线的,是一双泛着水蓝色光泽的纯澈双眸。

一个穿着当地服装,却长着珍珠般皮肤的小女孩。有着瘦削的身形,齐耳的蜜色短发和淡粉红圆润双颊。小而清晰的雀斑伴随着几抹新鲜泥土,不均匀地分布在她圆圆的鼻子四周,令她的脸看上去像极了调皮精灵皮克西。衣服在赫德拉姆的回避之下,微微滑出她的手掌心,可她依然死死地拽紧他的袖口,丝毫没有任何松手的意思。
“叔叔……”让人吃惊的是,从那玫瑰色嘴唇中缓缓吐出的,竟然是道地的西班牙语。
“提督,看来是个被水手父亲遗弃的西班牙血统的孩子呢。”格尔哈特看着一见到孩子就立马失去语言功能的赫德拉姆,不知怎么地,觉得有特别想笑的冲动。那两种顽固的眼神互相瞪视着,不肯认输,仿佛在僵持着各自一方不可动摇的原则。不过,孩子的顽固尚可理解,至于后者的……就不得不让人捧腹了。

终于,在小女孩顽强的意志之下,堂堂的提督大人狼狈地收回视线,苦笑着对身边唯一可以依赖之人发出求救信号:“格尔……你能不能,帮帮我把她拉开?”
“这个嘛……”尽管明白他极端讨厌孩子的触碰,可在这种时刻……“可您让我如何对一个孩子,尤其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动手呢?”非官方情况之下,他也该有权利选择自己该帮助的对象吧。
“……你!”赫德拉姆有些气急败坏地拉扯着自己的外套。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承受了来自于他忠实的副官——格尔哈特的戏谑。

但是,格尔哈特并没有几秒时间享受这样轻松愉快的时光。
“嗨!你们看!是我们的狂人提督和阿迪肯先生!”也不知道是哪位水手有如此好的眼力,从拥挤的人群中一下子辨认出了二人的影像。
就这样,于火色相映之下,女孩与提督的拉锯战尚未完结,更大的麻烦又紧接着逼近。那算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呢。许许多多不同的脚步出现在你的眼前,热情疯狂却令人惧怕。一张张不同的陌生脸空对着你笑,一双双细长或粗壮的手臂拉着你融入他们的舞会。
眼看着人流缓缓向自己靠近,赫德拉姆不得不放弃原先的坚持。
“我……收回我的话。”他发誓,他从不曾如此后悔过自己轻率的决定。但即使如此,他依然犹豫着该不该向被卷入这混乱局面的格尔哈特表示十二万分的歉意。
“提督,我非常遗憾。因为后面……已经没有路了……”这时候莫名的冷静真是十万分的罪恶。
“怎么会?”他惊恐地回过头。
不知什么是在什么时候,来时的入口已完全地被快乐的人们密密地遮挡分割成均匀不一的黑色弧形,成了看不见的神秘园之门。

赫德拉姆的脑袋渐渐开始晕眩。

>>阅读07

0 |  0 |  545

Trackback is closed.
Your comment is the critical success factor for the quality of blog post ..



 
Bold Italic Underline Strike Line Insert URL Insert Mail Link Insert Quote Block Insert Image Show or hide Smilies
 
|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