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USIC
精·神·食·糧♪
以下CP長期廚:*Sieren@ITF,*喬西@JOJO,*克伍@大航海時代4,*亞赫。
……求同萌 BGM:意大利夏日 (´・ω・`) _(:з」∠)_ (●´艸`)ヾ

海浪的味道遍布了四周。新鲜的空气带着一阵阵清爽的凉意,一遍一遍地安抚着人们心中烦躁不安的火苗。便是那港口的阴暗处,没有路灯,也没有吵闹。大船的阴影斜斜地落在地面上,显得有些灰暗。偶尔有三三两两带着醉意的水手从广场的边隙小路溜到了这里,享受素色的月光和海鸟们翅尖略过的轻微侵扰。

“格尔哈特。”
“在……”他的声音里明显含着强烈的笑意。
“你还在笑我!”
“提督,我不敢。”

谁说不敢的,瞧他努力忍耐的样子,都快恨不得捧着肚子滚到地上去了。
赫德拉姆恶狠狠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油彩。

他们正站在卸货处后方乱七八糟的杂物堆旁,大大小小的桶将原本就不大的空间填得满满当当,而四周弥漫着一股腐臭食物的难闻气味。若不是赫德拉姆有些气急败坏地坚持要呆在这没人能见到的角落,说实在的,他们绝对不会将自己置于这如此落魄的环境之中。要在北海的码头,这儿可只会是流浪汉和无家可归的动物来过夜之处。这样一个端正的贵族提督,就算是单站在这儿,都会令人觉得羞耻万分。

万幸的是,总算从方才的混乱中得以逃脱。
但当时的画面,已经记忆得很不清楚了,缺氧的闷热令他头脑一片沌然。模糊的意识中,一只手拥上了他的肩头。几如14岁那年的情景重新上演一般,无助又惊惶的他被那股让他安心的力量牢牢牵扯,跌跌撞撞却毫无方向感地跑着。丝毫没有概念的时间流失,一秒两秒三秒四秒,缓慢地,压于心头的喧嚣渐渐地远离,然后便是血液与新氧的重逢。当他睁开双眼,已发现自己身于海港宁静的香气之中。
定焦于眼前的格尔哈特,他满脸的汗水,充满了担心和焦急的神情。他着实感动地想张开双臂拥抱他以表达自己的信任感谢之情可下一秒……那眼神中透露的担忧就转为浓烈的笑意。
“哈哈哈哈哈……”
接着,所有舞台喜剧尽头的感性情节全部在他的笑声中灰飞烟灭。

想到不高兴之处,赫德拉姆拿出上好的亚麻手帕又狠狠地在脸上抹了一番。这可真是倒透了霉的运气,全城的土人仿佛都盯上他的脸,个个兴高采烈地在他脸上留下了一笔美好印记。他斜眼瞄向一旁依然低头拼命克制着自己的格尔哈特那干净,完整,无痕迹的英俊脸庞。他已不敢想像自己的脸,不过按照格尔哈特爆出的笑声来看,那应该不会亚于大型花猫脸上的花纹才对。愤愤收起手帕,他来回地在本就狭小的有格子地盘内踱了几步。

“请回答我的问题,格尔。”他对于这样的小小羞辱耿耿于怀。
“我想,他们一定是趁着提督您低着头没有防备的缘故。”
“那么你呢?”这才是问题的重点。
“咳,我……我的确在当时用一只手扶着您,而另一只手挡住了那些油彩的袭击。”格尔哈特并非自恃能玩弄那仅有的幽默感,可他还是尽量挑选了轻松的口气叙述着这个真相。
“……”如此简单,果然问得有够愚蠢。

“提督,我不得不告诉您另一个事实。”
“还有哪些令人诅咒的讨厌事实?”
“……并非是令人诅咒的。”格尔哈特从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关于那个孩子。老实地说,他帮了我们大忙。”
“他?什么他?哪个孩子?”心绪烦乱,他根本无法回忆到那个弱小身影的存在。
“那个广场上扯住您衣角的,西班牙血统的孩子。”
“噢……”
那可真是讨厌的小孩,他的脑海中依稀浮现出她漂亮却又可怜兮兮的脏模样,一种厌恶情绪油然而生。
“可她不是个女孩吗?”
“嗯,不,他是个8岁的男孩。母亲不明,父亲是个水手,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将他带到船上抛弃在这儿了。要不是他熟悉地帮我们找到出来的巷口,现在我们应该还被困在那些火边无法脱身,连我的脸上也会多几条彩色的斑纹。”副官竭力安抚着提督受伤的心灵。
可我倒宁愿那样。赫德拉姆在心里不满地嘀咕。反正就算等到舞会结束,两个人的下场也顶多不过如此。而现在就他一个人吃着这样悲惨的苦果,这可真是太不公平了。
“您在想什么,提督?”
“啊……没什么,你接着说。”赫德拉姆掩着脸低声催促道,“他是个男孩……难道这是他告诉你的?他为什么要帮助我们?”
“是的,提督。”格尔哈特笑了笑,“说起来还挺有趣的。他是这个城市里的盗贼。”
“盗贼?那可不是个好职业。”
“没错。但是他并不以为耻。他只偷那些富贵人家的财物。原本想接近您也是因为,他猜测身为提督的您身上一定会有值钱的好东西。”
“这和帮助有何关联?”

“他说他喜欢上了您。提督。”他停下来看了看赫德拉姆略显僵硬的后背,又接着说了下去,“虽然只有一面之缘,或者说得可笑一点,只瞪过你一眼。可他觉得您是个单纯的好人,所以他决定放弃偷窃的想法,并带我们离开这并不适合您的地方。”
“借口吧……那也是因为我的身上根本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
“我只是原话陈述。”他的提督,可从没受到过任何陌生人对他性格上给予的赞扬。这个背过身去的男人,此刻一定正可爱地涨红着脸吧。

“……那么他现在在哪?”沉闷了半晌,赫德拉姆终于再度找回自己的声音。
“离开了。他说要去找他的父亲。”
“他如何知道他的父亲在哪里?这边可是危险得很,随时会有战争会触发。”
“提督,这我可不知道了。”格尔哈特苦笑地说。虽然很是为他学会关心人的飞跃表示高兴,可是并不是任何问题他都能回答的。毕竟他只是个负责交涉外交事务的副官,而不是万能的智者。
“不过,他留下了一张纸条,说是他的名片。”他将手中折成条状的纸片递给赫德拉姆。
“吉尔·范斯塔,1517年。哈瓦那。”这张泛黄的小纸片,应该算是他那不负责任的父亲最后留给他的礼物。

“好吧,格尔哈特。我们也该出发了。”将纸条再次小心包好塞入口袋,赫德拉姆有些兴奋地转过身,“下一站,我们就去打探玛尔德纳德总督的老巢吧。”
那不就是哈瓦那么……格尔哈特暗自思忖,这还真是不算高明的掩饰技巧。

话虽如此,提督的提议仍然是没有错的。依目前的状况来看,相较于更难以对付的埃斯康特,将玛尔德纳德确定为首要目标更为明智。况且,其占据地比较集中,也便于初期管理。他低头微许。

“明天天一亮就出发。”
“好的,提督。”
格尔哈特再次抬起脸之时,赫德拉姆已经情绪高昂地朝着他发出了提督的命令。眉眼之间藏不住他的辉煌与气势,但是,脸上被抹开的颜料使之蒙上了一层可笑的喜剧色彩。
他再次忍住了濒临喷发的笑声。
“那个……不过,在此之前,请提督先注意您脸上未洗净的油彩吧。”

“格尔哈特!!我以提督的身份命令你不许再提起这件事!”赫德拉姆赶紧拿袖子遮住自己的脸,语气中透着那么点恼羞成怒的指责。
“是……提督……哈……”

港口的风声渐大,逐渐湮没了赫德拉姆提督与他的副官格尔哈特的的嬉闹声。他们的身影,慢慢消逝在通往城市旅馆的小路尽头。

而从明日开始,柏格斯统舰队,就将真正开始书写他们在新大陆上的那一页历史。

每一个人都拭目以待,那究竟会是怎样巨大的辉煌呢。

- 前章完结 -

0 |  0 |  423

Trackback is closed.
Your comment is the critical success factor for the quality of blog post ..



 
Bold Italic Underline Strike Line Insert URL Insert Mail Link Insert Quote Block Insert Image Show or hide Smilies
 
|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