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USIC
精·神·食·糧♪
以下CP長期廚:*Sieren@ITF,*喬西@JOJO,*克伍@大航海時代4,*亞赫。
……求同萌 BGM:意大利夏日 (´・ω・`) _(:з」∠)_ (●´艸`)ヾ

[JOJO]Tu sei la mia vita - PartⅠ   
渣文梗 Rosette | 2014/04/27 22:42:59
*接近原作的平行世界paro,无柱男,有吸血鬼。
*人际关系与原作不同,乔纳森与乔瑟夫是作为兄弟关系的存在。

Tu sei la mia vita 你是我的生命

PART Ⅰ Venice Holiday - Joseph's side

2月下旬的威尼斯已不再有透骨的寒冷,冬之女神轻而眷恋地亲吻着这座美丽古老的水城,在亚得里亚海风温柔的催促中开始了离行的道别。一如既往夹杂微咸苦味的湿润空气中弥漫出久违春花的芬芳,淡淡的植物清香好似柔嫩的新生儿,用充满纯真的好奇心触抚着人类寂寞了一个季节后变得更为敏锐的嗅觉神经。

时值意大利人心目中的黄金午休时段,水道上来往的船只渐渐增多了起来——在充溢着上帝恩赐的美好天气中乘坐小船出游,是一件多么令人心旷神怡的事情。

就算是对于一直处在紧绷训练状态的乔瑟夫和西撒也亦如此。

“呼~~~~~~~~~~~~~~哈~~~~~~~~~~~~~”

乔瑟夫•乔斯达被过往艄公悠扬的吟唱唤醒,他抬起蜷躺在黑色贡多拉狭小空间中的身子,伸直了搁置在座位上的长腿,舒展开健壮的双臂,用极其不优雅的姿势打了个满足的大呵欠。沐浴过冬日午后充足日照的短暂休憩让他的身体暖烘烘的,充满了能量。

“呐,我说小西撒,怎么还没到……”顶着一头深棕乱发的慵懒乘客使劲揉了揉眼角,不满地开口询问站在船尾的同行者,眼见因长时间撑桨而热得脱了外套围巾,仅着薄青色贴身T恤的有着性感身躯的男人,乔瑟夫些许迷离的眼神渐渐地转为炙热。

“JOJO,你就不能好好地坐在椅子上吗!”被唤作小西撒的男子比乔瑟夫年长2岁,身为前辈的自觉让他没法不去纵容这个并无恶意的戏称。由于担心对方195公分的庞大体型和生疏的划船技术会耽误他们行进在各个桥洞间的速度,全程都由他来行使了船夫的职责。
像是怕耽误了lisalisa老师布置的任务似的,西撒几乎不给自己休息的机会,汗水从他金得有些耀眼的额发边缘慢慢流下,顺着格纹发带淌过那张英挺俊朗的脸庞,当事人却完全顾不上擦拭。此刻他紧皱着眉,翡翠一般碧色清透的漂亮眼眸恼火地盯着面前打横了身子,试图将双腿挂到船沿外晃荡的可恶小子,要不是怕打扰到附近那一船观光女游客,他真有种想操起桨叉揍人的冲动。

“哎呀哎呀,只不过换个舒服点的姿势嘛,这椅子咯得我屁股难受……”虽然这样毫无羞愧心地嬉笑辩解着,乔瑟夫也感受到自己过大的动作造成小船剧烈摇晃的状况。他不舍地从西撒身上收回视线,朝对面投来惊奇目光的小姐们放肆地吹了声口哨,接着无趣地挪回原来的位置。“果然还是天空比较自由啊!”体格颀长的大男孩跷起二郎腿将双手枕到脑后,无焦点地看向头顶飘有朵朵白云的晴空,从一个特殊的余光角度观察着两边缓缓前移的暖色调房屋以及米白大理石制作的各式公共建筑。

要是可以飞就好了,即使例外的不是阳光明媚的天气,他也能清晰地看到着陆前最后几分钟的不寻常的景色,能够认出古老的威尼斯要塞帕尔玛诺瓦的星形状——比起教堂广场这类文化历史遗产,他更热爱与军事机械相关的带有磅礴英雄主义色彩的巨大工事。不管从哪个方向飞近,他都可以像浏览一幅市区图那样鸟瞰整个色彩如水彩画般的城市。

西撒曾说他是个幸运儿,在威尼斯即将迎来最美季节的时刻造访了这座漂浮之都:
“乘船漫游于被光施予了视觉魔法的运河之上,在徐徐微风中穿过全世界最美丽可爱的水上街道;为抵挡寒风而紧闭的窗口已完全敞开,从里边将探出换上了新衣的有着迷人身姿的漂亮姑娘,如果流露出友好而又礼貌的爱意,她们会报以微笑,可人的笑靥在铁栅栏旁盛放鲜花的映衬下,显得那般娇俏明艳,mamamiya,真犹如来自天堂的使者。”
虽说那番装模作样极了的介绍只赢得了自己挑衅般的冷嘲热讽,可眼下他确实感受到了那男人口中所谓的悠闲愉悦,尤其在完成了一上午超越人类极限的特训之后……这与他在美国厮混时期粗鲁的娱乐方式一点都不一样——每一次透支体力后,都能体会到一种无所担忧的全然放松,但他明白,更深处的那股安心踏实却并不单单源于明媚阳光、妙龄少女或是身边目不暇接的美景。

西撒•安东尼奥•齐贝林,这个看上去举手投足皆在卖弄礼节与风情的花花公子,算不上是他在异乡结识的第一位同伴,却是继失踪的大哥乔纳森后,第二个令他滋生了依赖情绪的人。风度翩翩的华丽外表下,那家伙深埋于骨子里的温润与坚韧着实叫人吃惊。乔瑟夫渐渐觉得,与其说自己深谙读心之道,倒不如说西撒的内在对他而言,干净纯粹犹如初生泡沫。灵魂与躯体皆以强健优美姿态展现,这种略带天真的理想主义是他过去的18年中不曾真正接纳过的。然而,他能感受到与搭档之间愈来愈强烈的吸引力,似是有根无形的藤曼,将他们紧紧地缠绕在一起,彼此磨合,互相激励,慢慢转化出一股属于他们两人的,更为强大的全新力量。

“JOJO,看一下地图,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San•Lucca运河尽头,如果没弄错的话,前方靠岸后右转便接近目的地了,试着找出陆上最短的行走路线吧。”西撒停下动作,任凭船儿慢慢悠悠借着惯性滑行,他向前跨了一格,坐到晃着神的同伴大咧咧搁脚的那个座位旁,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却又像想起什么似地盯了乔瑟夫两眼,犹豫着将夹着烟的手重新塞回兜里。

瞥见这一幕的乔瑟夫收回了思绪,他勾起唇角轻笑,一边从身旁凌乱的包中翻出皱巴巴的市区地图,一边扬起眉毛朝他挤了挤眼,
“别在意嘛小西撒,不用在意我!做榜样什么的,只是你单方面许下的承诺而已,我才不在乎。”说着,他露出坏笑,用左脚轻轻蹭了蹭西撒结实修长的腿,“至于你食言后的惩罚内容嘛………………”

“混账!”西撒不出所料地气急败坏了起来,下意识地伸手就往那颗翘着乱毛的脑袋上重重一拍,那晚酒过三巡后被眼前的臭小鬼用激将法逼出来的荒唐许诺又瞬时回响在耳边。

——“西撒你总把自己当大哥,一口一个小鬼的,可光是从整天冲我吐着呛人的烟圈这点,你就不合格!”
——“……我只是………………好,今后绝不……在你眼前抽就是。那么,作为交换,你必须乖乖完成老师交给你的课外训练,并且接受我的监督。”
——“是打算名正言顺地放下那副望远镜,跑到跟前帮我端茶倒水擦汗吗?小•西•撒?”
——“唔……说什么胡话!作为教导方的前辈,我可是非常冷酷、残忍的!做好准备吧,JOJO!”
——“啧,别心急,若是你做不到呢?”
——“我们齐贝林家族从不食言,要不然,惩罚由你来定。”
——“DEAL!”


“疼疼疼疼疼……!”被打的乔瑟夫吃痛地抱头作出防御姿态,嘟着嘴抱怨道,“还前辈呢,下手真是一点都不留情……”

“你倒是给我看着地图啊,笨蛋!”

调皮的年轻男孩看上去仿佛真被驯服了似得,乖乖闭了嘴低头开始认认真真地遵循指示寻找他们的方位。此刻他最引以为傲的聪明才智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不出半分钟便迅速确认了小船在San Marco这个最古老城区中的具体地点。他指着被红色墨水笔圈出来的目的地,抬起头信心十足地朝伙伴比了个OK的手势,“嘿嘿,放心吧,后面的交给我就好。”

语毕,贡多拉装饰有铁质总督便帽象征物的船头便轻触到了陆地的青色石板,较靠近岸边的乔瑟夫几乎是转了下身子就跳下了船,他回过头握住西撒的手,在船因较大的反作用力离得更远些之前,将这个比自己矮了9公分的男人拉到了身边。

——大概沒有tbc的tbc

0 |  0 |  591

Trackback is closed.
Your comment is the critical success factor for the quality of blog post ..



 
Bold Italic Underline Strike Line Insert URL Insert Mail Link Insert Quote Block Insert Image Show or hide Smilie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