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USIC
精·神·食·糧♪
以下CP長期廚:*Sieren@ITF,*喬西@JOJO,*克伍@大航海時代4,*亞赫。
……求同萌 BGM:意大利夏日 (´・ω・`) _(:з」∠)_ (●´艸`)ヾ

[舊檔]For Memory of Our Great Voyage   
夢幻島|愛與魂 Rosette | 2007/04/14 19:47:13
愛果然是一種偉大的連鎖反應。\(-◇-)/
在所儸門公爵阿KING那裏看到了與之私奔成爲小漁民夫妻的曾經倫敦小有名氣的羊毛裁縫席德,看到了他們的love love life,看到了那句"我們的大海航時代",忽然就唏噓了。於是馬上跑去找●榮文檔下面的航海截圖,並極其骯髒地撫摸着屏幕感慨了一番。想到當年儸塞蒂小王子和梔梔小女王花一般的旅程,也是如此美麗地綻放着的亞![擦淚,喂]


這裡是美麗的塞維利亞大教堂。想當初和梔第一次來到這個伊比利亞半島上的城市的時候,被這邊的音樂給徹底萌到了,旅行的樂趣,真是體現在感受所到之処的異域風情之中的呢。而在這座城市的集市裏閒逛也是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當年西班牙依然擁有無敵艦隊的時候,交易所老闆周圍,以及大教堂前的廣場上總是人頭濟濟,比起北歐的清靜來別有趣味。[爲啥我忍不住就想起了柴可伕斯基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如此奔放熱烈的旋律便是和情景畫卷有異曲同工之妙的麽=w=]


這張畫像其實完全是惡搞。當年倫敦街頭白衣小號流行,某日,儸塞蒂小王子思考着走過冒險者公會的時候,驚訝地發現一群量產小號呈軍隊狀態排列在街上。小王子就惡作劇似地站在他們面前,作了個發號施令的姿態,結果被路旁的某位畫家學徒給描繪下來了。一旁的兩位純粹是路人……可現在這麽看來,還真有點指揮官和部下的樣子呢[笑]。我說,儸塞蒂小王子穿這身衣服真是標致亞!


這是和航海旅途上結識的朋友們第一次挖到獅心王鎧甲時的紀念合影。從左起依次是黑鬍子帝奇,拉拉,儸塞蒂王子和風格老頭[在背後叫他老頭大概會被毆]。從威尼斯的委託者処得到任務後一路跑去倫敦,再折返波爾多教堂的任務過程雖然辛苦,然而得到獅心王的鎧甲對於一心嚮往着那位大人的儸塞蒂王子來説,是一件多麽榮耀的事情![請無視腳上那雙不搭調的鞋子吧OTL,從雅典回來得太匆忙……不過貌似這裡的各位幾乎都是東西合璧,頭巾加鎧甲加阿拉伯小鞋子,這算是种流行麽?囧]


比薩斜塔。比薩比起鄰近的熱那亞,雖然沒有那麽熱鬧繁華,可這邊盛產名貴的玫瑰香料,算的上是一座非常別致芬芳的城市呢。當然,有了儸塞蒂王子的南瓜褲就更美了XDDD。[爲啥又選了顔色不搭調的手套,逃逸……]


夕陽下的亞得里亞海新娘。過於美好的威尼斯碼頭,是充滿了梔梔小女王和儸塞蒂小王子愛的回憶的地方。雖然泛着白色大理石光澤的建築和水上貢多拉是這座城市的浪漫主題,但是間隔出現的洋紅橘黃的房屋,和綠色的盆景小植物,才成爲了點綴回憶的亮點亞!
(記得徘徊在威尼斯附近的劃槳船總是十分巨大,打倒它們就能拿到小丑服裝的製作方法……沒能穿上小丑裝,已成爲儸塞蒂小王子永遠的遺憾了。)


聖馬可廣場前的馬車旁,儸塞蒂正和衣著華貴的馬車伕愉快地交談着[調戲?];馬車旁的LOLI身梔女王,正安靜地觀察着事態的發展[好詭異……]。不過,王子心中最愛的永遠只有倫敦的碼頭官員哥哥。回憶起當年在碼頭對他進行愛的告白的那段場景,便也是相當唏噓的亞![毆]
殘念,整個共和國的華麗無比的標誌物聖馬可大教堂,還有粉紅色和白色大理石砌成的總督宮未能進入這個場景。


儸塞蒂王子和夥伴一起奔向奧林匹亞遺跡的場景。發現古跡的心情是激動的……大馬士革錦緞長袍是搖曳美麗的……不過,儸塞蒂王子總是拒絕戴頭巾,英格蘭的金髮是一種象徵,這也算是某种固執而可愛的堅持吧。


粉紅色萌萌業南瓜褲小王子和穿着漂亮土著衣的女王梔在東非……王子殿下真是耐熱阿。
想當年,發現非洲之旅還有骷髏頭、路人甲的陪伴,算得上是段相當快樂的旅途。只可惜,英格蘭繁榮強大的今日,那個骷髏頭卻去了遙遠的地方,再也不回來了……
在這座東非城市的紀念圖前,忽然開始懷念起昔日的夥伴:席德、所儸門公爵、小口鳥、骷髏頭、老鼠、路人甲、守護……懷念一起在倫敦王宮裏猥褻過花朵的愛的同伴們,一起去過阿爾金倒酒的同伴們,一起發現過新事物或古跡的同伴們,一起與維京海盜叔叔戰鬥過的同伴們,一起爲了英格蘭的強大而努力過的同胞們……這些名字統統都被銘記在了儸塞蒂王子的玫瑰航海日誌之中,雋永而深刻,直至它被帶到墓地的鮮花前。

For Memory of Our Great Voyage..
Just like a fully-bloomed flower, but would never to be burned to ashes...

0 |  0 |  607


Peau d'ane
昨日看到1970版的《驴皮》电影海报,着实让俺惊艳了一下:童话样绘风带上点细腻的插图味,极美。可惜去翻了剧照之后,发现那时代的特技和服装差强人意=__,=,然观赏作罢。
一直以来都觉得驴皮公主的童话美;无论是驴皮下隐藏的白皙皮肤,柴房中那三件耀眼的公主装,还是从细指上掉落在蛋糕中,注定会被王子同学咬到的戒指,都浪漫着这个故事的灵魂。
不过但凡童话都会带有其阴暗病态的一面:比如因过度迷恋女儿,不惜将爱驴剥皮的国王;又比如从锁孔里窥视公主,因想念而导致病弱的王子。许多故事,都因其或苍白或妖艳或黑暗的华贵而美丽着。如同《蓝胡子》、《高塔上的公主》、《小熊》等一系列宫廷童话,背负着阴影的面具,同时又精美绝伦,犹如油画。


子ぎつねヘレン
一部在将近2个小时的放映期间,让我从头流泪到尾的电影。对这样的温情真的毫无抵抗力,虽然明明知道狐狸之死的结局,还是要看下去……于是一个标准的动物控,在这样温暖的午后,于一堆湿答答的纸巾旁死去了。

人和动物之间那种无法用言语交流的信任,是尤其令人动容的。不仅仅因为动物的单纯,也因为人为了动物而产生那份柔软和单纯。
也许早在公路边的时候,幼狐海伦就已经完完全全地走入太一君的心里,成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因此,在知道海伦是个失明失聪又失语的孩子之后,太一才会做出比成人更具有勇气的动人告白:I'll be your mum. 他愿意承担起海伦的苦痛,承担起它的生命。因为爱,所以挽回。
令人感动的是,在太一无微不至的照顾之下,生活在黑暗的世界里的小海伦也有了回应。它慢慢懂得如何喝奶,进食,甚至在感觉到太一走近身边之时,抬起头发出了狐狸呼唤母亲的鸣叫。然而,这些奇迹并没有改变小海伦的命运。三周之后,海伦脑部的病情开始恶化,它终究没有活到太一承诺的一起玩耍的夏日。在太一采摘的缤纷花瓣之中,海伦小小的身体跌倒在地上,渐渐冰冷。风和花香拂过它紧闭的细长双眼,仿佛带着黄色蒲公英的幻想进入了那个永恒的梦。
海伦的死,终结了温情与痛楚,却留住了爱和悲伤。是太一让它拥有春日般明媚的最后生命,也是它让太一得到了成长。最为动人的画面,有太一和海伦相处时的那份和谐,有太一为海伦拍写真时的那份温馨,有太一将海伦装在包中,带它体验美好事物的那份执着,还有海伦死前的鸣叫和泪水,仿佛诉说着对这个世界和太一太多的留恋。

“像这样的生命,是不是活得很辛苦呢?是不是死去了更好呢?
……你看,辛苦的辛字,加上一横,就变成了幸福的幸。
这一横,就是太一的一呀!
恩,海伦在生命的最后碰到了太一君,它是幸福的。
…………”
任何生命都在努力地活下去。

而海伦,再见了。你终将活在恒久的夏日记忆之中,那里有阳光、空气、微风和大海,还有太一的爱。那里的沙丘旁鲜花开满,不会再有无尽的黑暗和孤单。


0 |  0 |  603


第一日 多云
我将踏上犹如绽放的玫瑰一般的旅程

即将离开伦敦的时候还是早晨,港口并不喧闹,船桅旁萦绕着比广场中央更湿润的雾气。酒馆里隐隐传来水手们的喧闹声,妹妹担忧的眼神望着我:“哥哥,你一个人没有问题吧?”我对我可爱的妹妹笑了笑,还是朝着那群我并不熟悉的人群迈出了脚步。
然而招募水手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困难。虽然他们在我表达了最基本的礼节之后,就粗鲁地打断了我要说的话,但从那些略带有醉意的微笑中,我依然看到了诚挚和真诚。
就这样,我带上几个水手,和一艘并不起眼的帆船,和我的妹妹一起踏上了寻觅东方的旅途。尽管准备太过于仓促,物资也不完备,可这些对于我们来说都不会成为令人紧锁眉头的障碍。

妹妹曾说过,要用她小小柔嫩花瓣一样的双手保护她美丽的哥哥。那么,我也会用我并不成熟的知识和力量保护我可爱的妹妹。我即将追寻那位大人的脚步。美丽的海鸥引领着我们的幸运,英格兰的玫瑰就要从北海的花园来到梦想中的东方世界。我相信这一天,并不会距离我们太遥远了。
 
(注:我们在酒馆遇见了阿迪肯先生。但是他居然又莫名的失踪了,我们都很想念他。)

第八日 雨
北海的风

天气依旧是有些寒冷的,尤其是当你站上船头眺望远方的时刻。北海的海风远远要比城市之内的刺骨得多。

妹妹决定和我分开行动,毕竟二人在一起的时候效率会下降很多。虽然有些舍不得,我依然赞同了她的建议。
不过,一个人冒险的自由也让我体验到了许多独处的快乐。完成一个任务的时候,我就会去城市的花园里散心。远远地看着永远微笑着的码头蔷薇的脸庞,我会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仿佛正在这个城市的背后默默保护着它的绽放一般。

稍晚的时候,和妹妹一起去了离伦敦有一段距离的爱丁堡。
这个城市果然带有大不列颠北部玫瑰的气质,既肃穆,又美丽洁净。我在进入教堂的时候,竟然产生了一种重被洗礼了的幻觉。若不是时间不允许,我想让我在这里待上几个小时都不会觉得腻烦。这种与神共处的安详氛围实在是太美妙了。
而我也不能忘记自己的任务。我把关于苏格兰王将雅各布所拥有过的命运之石赠送给英格兰王的传说告诉了这座教堂的牧师,可从他脸上流露出来的却是被欺骗的愤怒。我无法理解一个如此美好的故事背后是不是又有另外一种阴谋说呢?可如果一切只如表面上看上去的那般美好,这个世界也就变成第二座伊甸园了吧。

(注:今日走在街上的时候,非常恼怒地发现有人公然调戏我可爱的妹妹。果然是我这个哥哥还不够称职么?)

第十七日 晴朗
幸福的乐声

我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女王的认可,她命人授予了我西欧的入港许可证;而妹妹也通过辛苦的劳动,为自己和我都购置了新的船,再也没有什么比这两件事更让人幸福的了!
我决定作祷告一整日为这一天得来的幸运而赎罪,否则我将惶惶不安。

(备注:虽然不能完全克服心中的恐惧,我还是决定在今晚穿过维京海盗们的乐园,往斯德哥尔摩的方向进发。从奥斯陆到哥本哈根再到维斯比与斯德哥尔摩,这段路程大概是整片大海域已开拓的航程中最为让人惴惴的了吧……)

第二九日 微风和少云
沐浴于地中海的阳光

我踏上了离开家乡的旅途。这是令人同时充满了忧伤和期待的,太微妙了。
离别的时候,我去了北海边境线边上的城市——南特,并与玛格丽特公主作了告别。我将在家乡的一切快乐全寄放在了她那边,并带上崭新的哀愁与挂念上了路。待到回程的时候,我又会来取得所有这些的,顺便寄放上我从别的海域带来的欢乐与礼物。

地中海的城市建筑不如北海那么高大庄严,而是被抹上了非常多明媚活泼的色彩;人民的肤色也不再那么素净苍白了,他们的眉眼之间具有别样的风情。只是,我徘徊于里斯本或是法罗城的街道时,虽然快乐,却总有股淡淡的失落感。难道是觉得这里的鲜花太过于耀眼了么?

无论如何,我被派往这里执行更多与宗教美术品相关的任务。我想,这次旅行一定能带给我更多更好的收获吧。

离开第一个地中海城市的时候,我向大不列颠岛的方向,做了一次深切的祷告。这片蔚蓝的海啊,隔离了多么深刻的爱和乡愁!

我的初次地中海之行,终于里斯本。那里美好的天气和宽广的城市视野给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塞维利亚大概会成为下一次的目的地,我想那里一定也充满了不同的异域风情吧。
若不是战争的炮声,我还是更希望和亲爱的妹妹一起来到更远的地中海城市游玩呢。

今日的事情,大概也就这些了。明日的花园,又会有怎样的不同呢?

By Rossetti

0 |  0 |  632


[舊檔]Gotheborg   
旅繪本|游攝記 Rosette | 2006/10/04 13:06:32
至于奔赴听闻已久的哥德堡号所在地,已经是到达上海后第三日的事了。

当天的天气阴暗潮湿,现场的人群也并不密集。在30元的入门费之后,首先入目的只是一些用简易棚子搭起来的食品摊子,以及与航海文化有或多或少关联的小型展览馆。亚洲区的展览馆内陈列着几个中国古船的模型,最显眼的一艘便是郑和出海之时所使用的中国大型帆船。


果然直帆便是中国帆船最显著的特征啊,这个时候忍不住想起了DK4PK中的华梅姐姐……远目。其实在现场还有类似铁甲船结构的船模型,不过碍于其被放在玻璃罩子里,而背景又是一些很orz的照片,就放弃了拍摄的念头。

一路经过南非馆,航海文化纪念馆,到了大概是在郑和纪念馆的地方,老上海TK卷指着一张印度洋地图,叫着“伍丁、伍丁!”和某进行了热烈谈话。由于地图上的地名都是按照当时中国文献上的记录所标注,因此TK君和某按照DK4PK的地图记忆,一一把地名做了还原。比如这里应该是加尔各答,那里应该是卡利亥特,这里盛产宝石,那里盛产茶叶之类之类;到了后来,甚至顶着地图某一点说出这里挖出了阿芝莎的宝剑,那边挖出了恍惚的波浪形剑,再远一点的地方是霸者之证……= =|||所以说,即使没有经历过大航海时代,仿佛这样的回忆也成就了我们共同的感动呢,笑。

再穿过一片简易棚子搭成的食品摊子,便到了黯然停泊在江边的哥德堡号。
整艘船给人的感觉并不华丽,甚至可以说,是略显朴素的(当然和一旁开过的摆渡船相比……- -)——蓝色的船身,黄色的纹饰。它的个子比想像中的小了许多,并且,和周围零散的杂物放在一起,显得特别孤单。在现场并没有挂起美丽的帆,只看见“哥特风”的桅杆,所以,很遗憾,我并不认为我看到了一艘完整的船。
一直觉得帆是帆船的灵魂之一,那些在海上航行的,被风吹得饱满精神的帆船,才是最赞的那……(忽然想到Mast in the Mist,那样的场景也是最爱。)


找来找去,发现只有从后边拍摄才能得到比较好的效果……当然戴着王冠的狮子船首像还是相当不错的,只不过我唯一那张船首像的photo和TK君的一样,于是就懒得处理了,讪笑。
那么即使是买了50元的登船票,也只能站在甲板上远目黄浦江的样子,因此我还是庆幸自己没有花这个冤枉钱。另外,还在角落里看到一个比较赞的水手,只可惜忘了拍他的照片- -。


把其中一张做了处理。无论如何,还是让我对着这样的背影唏嘘一下航海的帆船主流时代,再也不复返了吧。

0 |  0 |  654

|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